集团成员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集团成员 >

郴州65岁环卫工被宝马撞飞,谁来为她的后续治疗

发布时间:2019-03-26 13:03

在南院做四肢功能康复的李国珠

4月19日上午10时,65岁的环卫工人李国珠和往常一样,在曹家坪路碧水源小区前路段进行清扫作业——这是她做环卫工人的第5个年头,每天朝六晚六,工作超9小时。

飞来横祸 顶梁柱倒了

4月19日,原本在马路边清扫垃圾的她,看到马路中间有一处从车窗抛出的白色垃圾时,她潜意识横过马路去捡拾。就在她折回马路边时,一辆黑色宝马车突然从后面撞上了她的右背,直接把她撞飞了3米多远,随后她失去了知觉。

事故现场,穿粉色衣服的为肇事司机。图/目击者供图

“我母亲被撞成脑震荡、右脑头皮开裂、蛛网膜下腔出血,牙齿折断6颗,呕吐不止!” 李国珠35岁的女儿曹灵芝远嫁广东多年,听说母亲被车撞了,第一时间向公司请假回郴,“看到妈妈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我的心都碎了。她头皮缝了8针,四肢麻痹酸痛,双臂无法动弹,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曹灵芝看上去很疲惫。她说,65岁的母亲是家里的顶梁柱,父亲长年患有慢性疾病(脑血栓,肺气肿)无法干重体力活;弟弟没多少文化,在白露塘一家工厂做普工,月工资3000元不到,两年前离异,一双儿女交给父母照顾。“我在广州也是公司的普通职员,两个孩子正在读小学,眼下因为长时间请假照顾母亲,已被公司劝退。”

撞飞李国珠的宝马车。 图/受访者供图

“家里经济一直很拮据,才舍得让母亲65岁了还去做环卫工人。每天起早贪黑、日晒风吹。她这一伤,全家人的生活都被搅成了一团乱麻。”

交通事故认定书。

曹灵芝向记者出示了郴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一大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驾驶人彭小卡驾驶机动车道路行驶中遇到行人通行未减速避让,是造成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环卫工人李国珠横过马路未走人行横道是造成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

医疗费用愁哭家人

“事故发生后,肇事司机的表妹和苏仙区环卫所白鹿洞大队队长杨木群将母亲送到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外科进行治疗。肇事司机当天下午来医院打了个照面,留下了她表妹的电话号码。随后一个月,她表妹陆续支付了累积2万元的医疗费,再然后便以各种理由推脱。”

第一次入院诊断书。

“到5月28号,母亲的医疗账单已累计达34550元,欠费1.45万,医院停止了给母亲用药,并不断催促我们补缴费用。主治医生张云强初次诊断母亲出现四肢功能障碍、右臂无法动弹是脑震荡和韧带拉伤所致,建议我们出院回家休养。”

6月8日,被停药了10天后,李国珠提前办理出院。肇事司机的表妹出面结清了1.45万的医疗欠款。

6月18日,在家休养了10多天后的李国珠情况没有丝毫好转,四肢依然酸麻胀痛,双臂无法动弹。曹灵芝见状,再次带母亲到第一人民医院做检查。

第二次入院诊断书。

脊柱外科副主任医生李耿诊断李国珠的病情为:外伤致四肢麻痛乏力活动障碍2月,颈部脊髓损伤,C3/4(脊柱)间盘脱出,脑外伤恢复期。“确实需尽快入院动手术并进行后续康复治疗,否则极有可能瘫痪。”李耿说。

这一次的手术,需要先交清4万费用!

心急如焚的曹灵芝四处寻找肇事司机,并与中国人寿(彭小卡的车险投保公司)协商母亲入院手术的需求。“肇事司机声称自己很忙,不愿意再出面和出钱。多番周旋,直至7月3日她自带医生来确认母亲的颈部脊髓损伤是车祸所致时,才勉强垫付了1万元。她很不耐烦地告诫我们‘自己的责任已尽,后续费用与她无关’,从此将我拉黑。”

7月4日,中国人寿承诺垫付的1万元到账后,李国珠得以顺利进行手术。

由于神经压迫太久,李国珠需要转移到南院继续进行手功能障碍恢复的康复治疗。

第二次入院手术后的李国珠。

“我把家里仅有的4万元积蓄也垫上了,目前在南院的康复治疗每天花费近1000元,这笔费用不知该从何而来。”曹灵芝眼里溢出无限哀伤,“我不求我妈能康复到事故前活蹦乱跳的样子,只要她生活能自理就好。”

康复科主治医生李晓芳说,李国珠康复的时间长短和程度取决于她自身的努力和体质。

这一个月来,曹灵芝除了每天多次往返医院为母亲洗衣送饭外,还要到处去“求”母亲的医疗费用。“交警队、保险公司、苏仙区环卫所、派出所、劳务派遣公司……都跑遍了。”

“腿都跑软了。每一次都被告之‘这不归我们管’或‘我们没有义务垫付’,要么干脆挂断电话……总之每次都是失望而归!”曹灵芝无助的说道。

谁可以为母亲的继续治疗买单

随后,记者依次联系了曹灵芝曾经求助过的对象(单位)

交警大队鉴定事故现场的警官周星说:“现行的法律法规只是赋予了我们对责任划分的权力,没有赋予我们(为受害方)追讨费用的义务”;苏仙环卫所白鹿洞大队队长杨木群说:“李国珠属于第三方劳务派遣的临时工,发生工伤事故由劳务派遣方负责工伤保险的申领,环卫处只负责她治疗期间基本工资的发放”;郴州市同烜人力资源有限公司邓经理:“李国珠签订劳动合同时已经超过55岁,公司不能再为其缴纳工伤保险,只在中国人寿购买了意外险,而李国珠的意外是第三方造成,应先追责肇事司机。”

李国珠的老伴也长年吃药。

肇事司机彭小卡说,自己至始至终都没有想过逃避责任。“我在中国人寿购买了20万额度的第三方责任险,李国珠去找保险公司就好了。出于责任,我已经前前后后垫付了近5万,接下来的康复治疗没完没了,谁承受得起?”

彭小卡说,自己最近恰巧遭遇家庭变故、债务缠身,实在掏不出钱来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受害者去起诉我、起诉中国人寿,这样相关部门就会出面来推动事情的解决。”

中国人寿的工作人员说,“按照保险法的相关条款,公司已经在交强险的规定范围内垫付了1万元。而商业险方面,按程序要在治疗终结后依据伤残鉴定和交通事故关联性鉴定才会启动赔付。”

曹灵芝深深叹了一口气,“我母亲无辜遭受了严重的身体和精神伤害,为什么追讨医药费却那么难?起诉要找律师要花钱,又谈何容易?”

“现行的法律法规,肇事司机购买了车险便没有先行垫付的义务。这意味着事故发生后、治疗终结前所发生的实际损失得先由受害人一方自行垫付,或者通过协商让肇事者先垫付。协商最好通过交警部门出面施加压力,但若其硬是拒绝,你也没办法。若到法院起诉,不仅需要备齐事故责任认定书和伤残等级鉴定,还需要长时间的等待。”湖南人和人律师事务所李震律师说,“从人道主义层面来说,苏仙区环卫所、劳务派遣公司、肇事者都可以为家境贫困的受害者先行垫付。”

“眼下,恐怕只有向社会求助或申请司法援助方能解燃眉之急。”李震建议道。

曹灵芝坚定地说,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要继续跑,不放弃。

(如果你想帮助遭遇不幸的环卫工人李国珠,可以同她女儿曹灵芝取得联系:159 7546 8175)

文 :谭洁

来源:郴州发布

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

[责任编辑:yfs002]
  • ag平台 http://www.bd12391.com
  • 网址:www.oweyb.top 本站搜索关键字:保亭缀沦敖代理记账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保亭缀沦敖代理记账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